文化名人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嵩山文化 > 文化名人

傅而师

发布时间:2016-04-28 17:05:00 点击:

傅而师(1635-1661年),字左启,号霄嶂,一号余不,河南登封人。明代傅文后裔,傅作舟之子,其叔父傅作霖、傅作砺皆为进士。有“天下才子傅而师”之称,曾主编《豫省通志》,笔法酷类司马迁,使得共事的修志官员觉得自愧不如,纷纷搁笔家居。著有《枕烟庭诗集》。

其父傅作舟崇祯丙子年(1636年)中解元,嗜酒,自称谟觞居士,一生不得志,负气傲倪,1644年,傅而师年仅6岁时为熊白龙构陷而死。傅而师少孤,颖司夙成,天资绝伦,博览群书,过目不忘,能劝学承顺,事母极孝。据说傅而师八岁时就能“日诵万言,为文援笔立就”,被其叔父傅作霖称之为“吾家千里驹”,曾自称“天下无不解之书,无难作之文”。故登封民间长期有“天下才子傅而师”和“神童”之称。

顺治辛卯年(1651年),傅而师17岁时中举,侯选知县,曾任西安教谕,婚娶大书法家王铎之女为妻。傅而师博览群书,工诗赋,下笔千言立就。后来曾被推为中州诗文两坛盟主,又因博学多识,天文地理、星相医卜等无不精通,因此被称为“天下才子傅而师”。卒以勤劳致疾,年28岁而亡,葬于登封城南碑旨村,其墓志铭现存中岳庙。其子傅肯堂读书过目不忘,工于书法,书风颇肖其外祖父王铎,以岁贡授扶沟县教谕。其堂弟傅而保,历任河南新县教谕、福建福清县知县、江西永丰县知县,以政绩卓著,后任六安州知州。按旧例,登封县进学文8名,武8名,傅而保疏请增额4名得允,雍正年间合邑士绅为其立增额碑于乡贤祠。

耿介非常器重傅而师,顺治九年(1652年),耿介曾作有《公车北上留别傅左启门人》:“与君但醉酒,远道怯征鞍。云暗嵩山色,雪深燕地寒。仗书怀帝阙,把剑舞文坛。明日有新月,即成两地看。”在耿介的《敬恕堂文集》中,还有《旅馆见傅左启门人壁上花月诗和元韵》一诗,叙述了师生情谊。

傅而师饱读诗书,下笔立就,有《避暑少林》、《游少林寺》、《同人踏雪少林寺夜饮成赋》诗传世。其《游少林寺》最佳:“缥缈烟雾护殿深,奇峰迢递见珠林。铁皮老树盘嵩影,甘露仙台接地阴。高阁云连五乳岭,禅房花落九年心。振衣法界斜阳晚,翘首高天意不禁。”而〈避暑少林〉则嫌诘屈:“石磴夏云浮,缘云到上头。天盘孤寺立,雨挟乱山流。手众O低垂,枣花暗结秋。招提积幽意,信宿此淹留。危阁虚岩里,高风不可当。台荒存魏帝,僧老说周王。佛鸽冲人过,山魈背日藏。竹林堪避地,谁笑阮生狂。

傅而师传世文章有《上田邑候书,被收入顺治年间《河南通志》第四十卷。其次还有《游少林寺序》、《傅氏家乘序》等。仅将其《游少林寺序》录下以供参考:

河山老大,古刹犹存;日月劬劳,游人莫负。岁当丙申之夏,入山则夏气成秋。时遭庚癸之余,到寺而余香未烬。吾邑狂士,越嵩麓以探奇;津口名流,过轩辕而选胜。流连面壁,忆象教之开于胡僧;兆(后有页字)仰穹碑,知禅林之肇于魏主。六朝如梦,萧条翡翠之林;一苇何心,冷落袈裟之地。遂乃蹑碧殿,历绀园,跻层台,攀曲磴。呼酒入烟峪,乍从竹里遇闲僧;献诗坐石棱,忽过桥边逢野鹿。绿水载钟声飞渡,墨云同鸟翅弯环。聆琐细之禽音,谁来峰顶;折猗滩之椒叶,我问溪头。音不雷同,叶或小大。偶有樵人砍木,丁丁似在云中;不乏牧子骑牛,蠢蠢时来篱外。于是逍遥木路,偃息蛇床。俯钵盂之高岑,何知遇虎;眺莲花之御砦,不惮骑龙。灵雨过清溪,山山滴翠,碎翻水府之天;古雾障幽谷,树树萦青,难觅峡脚之地。拨萝寻径,复逢瀑布之岩;抛石沉潭,欲碎蛟螭之爪。扪苍旻而相碍,跨珠树以何妨。至于铁笛落而晚岚凝,宿鸟归而远岫瞑。梨园度曲,则南园之老猿潜听;箫管叶歌,则缑岭之仙笙助响。松涛聒夜,衣裳生星月之纹;枕簟入林,魂魄遇鸬鹚之梦。所爱者,木鱼锡杖,声光不类于市朝;所谈者,古鬼癯仙,潇洒全离乎革(右有几)杓。时而风吹别涧,浮邱与王子偕来;自知兴孚(左有土)前贤,吾辈视兰亭并驾。好花恋客,细草留人。听今古之升沉,阴阳之盈缩。纵郧襄之征兵助饷,集此可以判年;寄乾坤于一笠一瓢,放言真能忘世。他时来寺,寺岂忘予?一语辞山,山若惜别。行见红飞两屐,人携大始之霞。从此绿贮一心,梦绕空林之磬矣。

登封现在还流传有很多傅而师的故事,如《傅而师借书》、《傅而师写状子》、《傅而师智胜江南才子》、《傅而师羞辱考官》、《傅而师断案》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