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名人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嵩山文化 > 文化名人

梁家惠

发布时间:2016-04-19 17:27:00 点击:

梁家惠,字树柏,号蒙庵,河南省登封市东金店骆驼崖村人。继耿介任嵩阳书院主讲,71岁时无疾而终。著有《存遗集》、《日杂录》、《梁氏家乘》、《藏书楼录》、《游三公石记》等。

其父梁圣若为生员,名声远播,数奇不偶,雅意林泉,韬光敛锷,教家训子,有古人之风。梁家惠生性颖悟,气度浑厚,孩提时即知孝亲敬兄。至成童,勤学不怠,相传七岁即能写文章,稍长入嵩阳书院从耿介受学,授以《理学要旨》。梁家惠勤奋研读,即使盛夏,也必衣冠端庄,所学能身体力行,故学愈纯,德愈劭。弱冠遂入县学,既而应诸生试,成绩第一,为弟子员。耿介见爱其举止有度,让梁家惠在嵩阳书院担任斋长。他认真负责,勤学好问,刻苦钻研,深受耿介器重。后回家奉养父亲,耿介亲自到他家讲授。后又在嵩阳书院受业于冉觐祖、窦克勤等,结业后精通理学,留在嵩阳书院讲学。明末战乱时,其母郭氏投涧而死。他每述其事,悲不自胜,冉觐祖曾感其孝而赋诗。

耿介非常器重梁家惠,对他寄以厚望。康熙十七年(1678年),在《与梁树柏》中说,“英敏之姿,奋然励求道之志,虚怀高谊,迥绝流俗”,给梁家惠以极高的评价。康熙十八年(1679年),他在骆驼崖老家筑成草堂“洗心堂”,耿介为之作《洗心堂箴》,并写有《秋日同天嘏、孝标宿梁树柏南山草堂》:“一湾流水四山枫,夜雨挑灯话不穷。睡起衣裳犹带湿,此身却在白云中。”

梁家惠深得耿介“言仁言孝”、“主敬”之真传,他写有《藏书楼录》,耿介批阅:“……仁主于爱,而爱莫先于爱亲,发出来便是孝,而行此孝则是敬。连日阅梁树柏《藏书楼录》,言天地鬼神、阴阳五行极深奥矣。细玩之,处处是仁,处处是孝,处处是敬。”他编篡《梁氏家乘》后,求耿介为序,耿介在《梁氏家乘序》中说:“……悉令读《孝经》,成己成物,始终一孝。今复由尊祖而敬宗,而睦族,辑为家乘,木本水源,历历可考,使读是编者仁孝之思油然而生,何患风俗人心不归于醇厚?是树柏之立身如是,将行道亦如是,显扬亦如是矣!”。

梁家惠和耿介虽有师生之名份,但却有朋友之情谊。耿介的《秋日寄梁树柏》即可证明:“每从北山阳,怅望南山阴。秋色正潇洒,想像故人心。故人有远度,安和德音音(二者左有竖心)。三时希会面,两月不嗣音。我欲往从之,日忧采薪。与君何所约,相约在秋深。扫榻敬义斋,借此宁心神。发君箧中书,开我匣里琴。琴可弹山水,书以商古今。况复盛群彦,翩翩庆德邻。寒暑共风雨,德业自日新。法天而行健,卑卑安足论。慎勿负此约,乾坤百年身。”

梁家惠励志圣贤之学,“以举业体验诸身心,致知力行,事亲爱敬,修至而友于兄弟。结庐水竹之间,名其堂曰洗心,四方负笈从游者甚众。”耿介去世后,梁家惠受登封知县张埙延请,主讲嵩阳书院,并曾一度讲学白沙书院。在其担任嵩阳书院山长期间,求学者摩肩接踵,数百里之外慕名而来嵩阳书院者有数百人之多,使得嵩阳书院继续维持兴盛局面。其墓碑所列受业门人67人,分别来自汝州、禹州偃师、洛阳、卢氏、鄢陵、太康、登封等地。

相传耿介任少詹事时,携梁家惠赴京读书,梁家惠曾与乾隆同窗学习。晚年,乾隆皇帝曾诏其进京作官,但他终未应诏,安心在嵩阳书院讲学授徒。梁家惠传世之作有《游三公石记》:“庚申春三月,散步至其处,见三石鼎峙,意致各别。攀藤寻蹊,各陟其巅。大者朴厚深沉,精神收敛蕴蓄,有三代以上气象;次之卓荦奇伟,颇露风骨;又次瑰异幽邃,数丈之势,不啻千岩万壑。要之三石皆可容二十人,可坐可卧、可读书、可弹琴、可奕棋、可饮酒赋诗。”

雍正八年(1729年),梁家惠的弟子为颂扬其刻苦讲学、精心育人之美德而为其刻立了墓碑,现存嵩阳书院西碑廊。民国四年(1915年),梁家惠后人恐其事迹湮没,刻立《梁树柏先生碑》,则洛阳著名书法家高佑撰文并书丹。此碑现存嵩阳书院碑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