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传说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嵩山文化 > 历史传说

扳倒井

发布时间:2016-03-24 22:21:56 点击:

  登封市区有条鸡鸣街,街道北端有个鸡鸣街公园,原来这一带老百姓俗称鸡娃地。因为以前不管谁从这里经过,只要一拍手或跺跺脚,就会听到“啾啾啾”的鸡娃叫声。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修通鸡鸣街后,这一独特的现象却消失了。为什么拍拍手会听到鸡娃叫声,这里面有个故事。

  相传以前登封市叫崇高县,崇高县城东南角外住着几户人家,其中有一户老两口,男的姓姬名忠,在县衙里当更夫。姬忠是个诚实善良、勤劳肯干的人,不管春夏秋冬,刮风下雨,他都及时打梆打时,从没有出现过差错。老百姓都很感谢他,知县也常常赏他一些钱物。

  有年春天,姬忠打完五更梆,准备回家歇息,出来城门,见路沟扔着七八只鸡娃,其中两只还会弹腿儿。他问过路的人,说是卖鸡娃的扔在这里的。姬忠就把那两只还活着的鸡娃逮回家中,掰着嘴喂米喂水,终于把鸡娃养活了,而且越长越好看。几个月后,只要姬忠从外边回来,红公鸡,黄母鸡就“咕咕”叫着迎到大门口。姬忠看到它们,就慌忙撒把米或扔点菜叶。这两只鸡通人性,后来夜里只要到打更的时候,两只鸡就“咕咕”直叫。姬忠听到鸡的叫声,再看看点的香火儿,就上街去打更梆。黎明,那只红公允“哽哽哽”一打鸣,不早不晚,正是五更时分。

  公鸡打鸣准,母鸡下蛋多。这两只鸡成了姬忠家的宝贝。因两只鸡的相助,人们都钦佩地说:“姬忠的梆打神了。”知县也特地奖给姬忠一件羊皮袄和三两银子。当时县衙里有个衙役,名叫蒋通,此人心阴手毒,办事两面三刀,是个“笑面虎”。他见姬忠常受到知县和众人夸奖,非常眼热,就准备杀杀姬忠的威风。当他得知姬忠打梆是两只鸡相助时,便想出了个坏主意。

  有一天,他趁知县外出办案,便走进二堂,讨好知县太太说:“恭喜发财,给太太贺喜啦!”知县太太不仅爱听奉承话,还爱财如命,一听此言,便问:“财从何来,喜从何来?”蒋通便说:“更夫家姬忠家有双神鸡,公鸡能自动叫更,一夜五遍,一刻不差,母鸡除帮更外,还天天下蛋,吃了这鸡蛋会益寿延年。太太要是把这两只鸡逮来献给朝廷,老爷即可官升三级,您不也可日进斗金吗?”

  知县太太一听,财迷心窍,就如此这般地说出了一条狠毒的计策。一天,知县正在看书,忽听登闻鼓大作,忙迈步来到大堂,一看姬忠被捆着跪在地上,三班衙皂他列两旁,太太也稳稳当当坐在一旁,疑惑之下,便把惊堂木一拍,问道:“下面跪的什么人?”姬忠说:“老爷息怒,我是更夫姬忠。”知县说:“姬忠你身犯何罪?”还没等姬忠答话,蒋通抢先答道:“姬忠青天白日之下偷盗太太的宝物。”知县知道姬忠一向安分守己,便问姬忠:“这可是真的?”姬忠看看蒋通,又望望知县太太,即低头说道:“是我偷了太太的宝物。”知县太太咬牙切齿地说:“叫他加倍赔偿。”姬忠说:“老爷,我家里穷,心甘情愿把两只鸡赔给太太!”知县一听,心里又顿生疑云,就让人把姬忠暂时押入监牢。

  原来,昨天上午,姬忠正在家喂鸡,突然来了两个衙皂,说是知县有情。姬忠忙放下鸡食,随衙皂进了县衙,刚进二堂,知县太太即笑脸相迎,说姬忠打更有功,要代老爷宴请。姬忠仅喝了三杯酒,便觉天旋地转,头重脚轻,恍惚中看到蒋通往他怀里塞了一样东西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姬忠酒醒了,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,蒋通说他不识好歹,竟敢偷知县太太的东西,姬忠连呼冤枉,蒋通遂从他怀中搜出知县太太的银镯,并说:“人证物证俱在,你还有何话可说?”知县太太要他加倍赔偿,姬忠说他家贫,无物可赔,蒋通就说:“只要把你家那两只鸡赔给太太,公堂上可保你不受大刑。”姬忠还没说个“不”字,太太就命衙皂毒打,这才发生了刚才的那一幕。不久,知县查明此事实系蒋通使坏,遂打蒋通四十大板,并将姬忠无罪释放。这样,蒋通更是怀恨在心,发誓一定要把这两只神鸡搞到手,并害死姬忠。

  过了五六天,两只鸡忽然半夜里大叫,姬忠起来一看,房屋失火,他知道这是蒋通使坏,想趁机抢夺鸡子,于是慌忙推醒妻子,抱起公鸡就朝嵩山上跑。他妻子呢,一看烈火已烧着了房顶,就抱起那只母鸡和刚出窝的鸡娃夺门而出,慌忙之下,失脚掉进了红薯窖。不一会儿,墙倒屋塌,就把姬忠的妻子、母鸡和一窝鸡娃埋在了下面。

  这时,凶手蒋通来到姬忠家中,连一根鸡毛儿也没找到,顺着东城墙望北一看,见姬忠正往山上跑去。蒋通就拿起弓箭,紧追而去。当追到嵩门时,天已大亮,离姬忠只有十几步之遥,但蒋通累得气喘吁吁,一步也迈不开腿了。眼见姬忠攀上一个山头,抱着公鸡要往峻极峰上跑,蒋通一狠奸心,振作精神,拉开弓,一箭就把姬忠射倒了。红公鸡看到主人倒地,展开双翅便飞到了山头上。蒋通费了半天劲,攀上山头时,姬忠和公鸡都已化成了石头。蒋通费尽奸心,什么也没捞到,刚想转身下山,一失足便跌下深崖摔死了。

  从那以后,人们就把姬忠死的那个山头称为老翁峰,公鸡所化成的石头叫石鸡子。人们从姬忠家门经过时,就会听到小鸡“啾啾啾”地直叫,仿佛在提醒人们要严防小人陷害,后来,人们就把那块地方称为“鸡娃地”。

  搜集整理:王鸿钧